Linn

We were golden, living for the moment

我日夜爱着他





沃尔特.惠特曼





我日夜爱着他,在梦里我听说他死了,





我梦见我去了他们埋他的地方,可是他不在那里,





我梦见自己在墓地漫游寻找他,





我发现每一个地方都是坟场,





那些生机勃勃的房子也同样死气沉沉,(现在这间房子就是,)





街道、船、娱乐场所,芝加哥、波士顿、费城、曼纳哈塔,充斥着死人就像挤满了活人,





甚至死人比活人多得多,





今后我要把我这个梦告诉每个人、每个时代,





今后我会受到这个梦的深深影响,


现在我心安理得地不去理会那些坟场,对它们满不在乎,


如果死者的纪念物随便到处摆放,甚至就在我吃饭睡觉的屋里,我会满意,


如果我爱的人的遗体,或者我自己的尸体被及时烧成灰烬、投入海洋,我会满意,


如果把它抛进风里,我会满意。





我喜爱秋天,犹如喜爱悲伤的目光





                      屠格涅夫





我喜爱秋天,犹如喜爱悲伤的目光,





寂静的起着雾气的日子里,





我时常步入树林,安坐在那里——





凝望着白色的天空





和那黑色的松尖。





我爱嚼着酸味的叶子,





躺在草地上,带着懒散的微笑,





凝听啄木鸟的叫声,





脑海里布满新奇的想象——





当青草全部枯萎时,





它的上面将浮现一层寒冷的光亮。





那时我的心将整个沉浸于





幸福和自由的悲伤。





我想起了所有,





我抵达了所有幻想的边际。





松树犹如活人一样弯下腰来,





在沉思中发出喧响,





于是,突然刮过一阵风,





犹如一群飞鸟,





在交错和暗黑的树枝间,





不耐烦地喧嚣着。





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

        威廉·莎士比亚

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为温婉。

五月的花蕊被狂风吹残,

夏天总是太短太短。

太阳是那么酷烈,

但也会被云朵遮掩。

被无常的世事所摧折,

再也没有芳艳,直至凋残。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结束,

你的红芳也不会损失。

当死神说你在死亡的影子里徘徊,

你却在不朽的诗里与时间一样永恒。

只要人类存在,只要人还有眼睛,

这首诗就将永远存在,并且带给你永恒。

 

我们将不再一起漫游


                      拜伦


 我们将不再一起漫游


 亲爱的,我们就此分别,


 我们将不再一起漫游,


 不再一起消磨这迷人的银夜。


 尽管心仍旧缱绻,尽管月光仍旧灿烂,


 但亲爱的,我们就此分别吧。


 宝剑终将剑鞘磨穿,爱情终将心脏击碎,


 心,即将停止,


 爱,也将停歇。


 尽管爱情让夜色变得温柔,


 但星月终将消逝,


 但白昼终将来临,


 在这个月光温柔的银夜,


 我们将不再一起漫游。